?
首頁 » 新聞觀點 » Digital News 行業新聞 » 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創意論壇 中外影人共話“電影創意之道”
date:2014/04/23       Read:4,973 views

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創意論壇 中外影人共話“電影創意之道”

文章內容:

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創意論壇 中外影人共話“電影創意之道”

2014年4月23日

  ? ?? ? ?

? ? ? ? 18日下午,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三大主論壇之一“電影創意論壇”在北京飯店舉行,中共北京市委常委宣傳部長、第四屆北京國際電影節組委會常務副主席李偉出席并致辭。

論壇立足全球化,邀請了五名具有豐富創作經驗的中外電影從業人員,圍繞電影創意、策劃及劇作進行智慧的碰撞與分享。他們是:法國導演讓-雅克-阿諾,美國制片人葆拉-瓦格納,法國電影編劇皮埃爾-比斯姆斯,中國臺灣電影人焦雄屏,中國大陸電影編劇、導演薛曉路。他們分別就電影創意發表演講。

 

經典母題的重新演繹

薛曉路?導演、編劇

代表作《北京遇上西雅圖》《海洋天堂》

首先,我認為創意并不神秘,它必須和創作者本身有強烈的“共情關系”,是創作者自身能夠尋找和自發生長的種子。這個點能否被放大是創作者的本事。比如,我很好奇《地心引力》的導演阿方索-卡隆是否有曠野恐懼癥,李安和他的編劇王蕙玲心里是否住著一個“易先生”,那種強權和懦弱,包括用情的方式,可能都和作者心中某個奇妙的通道有共鳴。

第二,創意也不新鮮。許多母題已經被反復講述過。要找完全沒被講過的故事非常困難。這就意味著,我們要在故事上做變形和演繹,而這才是有趣的部分。比如《地心引力》的原形就是“密室逃脫”這個經典主題,《狙擊電話亭》跟它的敘事方式非常相似,也是來自于同一個核心主題。我還沒看到張藝謀的《歸來》,但我直覺感到,它與法國新浪潮時期一部我個人非常喜歡的電影《長別離》有異曲同工之妙。

第三,創意應該有整體或局部的改寫。比如在故事層面、人物關系層面都可以創新。《炎熱夏天》寫的就是種族問題,但它在結構上做了大膽創新,使作品釋放出光彩。《愛在羅馬》的故事并不新鮮,寫了幾個被演繹過無數次的愛情故事。但伍迪-愛倫塑造了一個混跡在好萊塢的淺薄作家,跟各種人反復說他那一點點創意,人物塑造得非常鮮活。

我認為,執行比創意更重要。創意可以是一次感性的腦力激蕩,而執行是要非常理性、技術,既尊重電影本體,又有堅決的態度去經歷一段漫長、曲折的路程。一定要嚴格執行最初的創意,對電影品質要有鍥而不舍的追求。但很多創意執行到中途就跑偏了,很可惜。

 

別害怕別人否定你的創意創意不可捉摸

-雅克-阿諾?法國著名導演

代表作《熊》《情人》

在拍一部電影前,沒法知道這個電影能否成功。就算你放了很多賣座元素進去,十部電影還是有九部可能不賺錢。問題是,可能得拍十部才能保證這個成功率。大家都知道一個秘訣,邀請大明星,拍續集或者翻拍,成功率會很高。但要知道,了解自己的故事是最重要的。能不能提供一個新的創作角度?創意就是要提供出人意料的東西。

老板們當然都想要投資回報,但他們也甘愿冒一些風險,有些風險也值得一冒。我之前在非洲拍電影,周圍的人就跟我說,為什么你要以非洲為主題拍一個電影?又沒人關注非洲。我不這么認為,因為他們之前沒有看到過非洲題材的電影。后來這部電影得了奧斯卡獎。《阿凡達》在創意階段時,大家也覺得拍這種題材太瘋狂了。《地心引力》之前也遭受了質疑,因為之前宇航題材的電影不被認可。還有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,最開始只是個中等投資,后來追加了很多預算,內部也有人質疑,但最后這些投資都得到了回報。

所以,我鼓勵編劇多花時間思考故事,不要害怕別人覺得故事沒意思,別受他人干擾。

 

創意不可捉摸

焦雄屏?電影學者、制片人

代表作品《十七歲的單車》《白銀帝國》《阮玲玉》

我們首先要了解電影的市場性和經濟效益。電影是大成本、集體創作的生產過程,必須經過發行渠道,讓大家集體消費。在討論市場架構下的電影創意時,我自己先提一個三角形思考方式——由創作者、發行、觀眾共筑。創作者有了創意,經過發行的渠道,到達觀眾,再將反應回饋給創作者。“三角形”不斷地演練,以及產生重復的結構,這是薛曉路導演談到的“原形”。很多類型電影的理論概念正來自于此。

創意變成圓形以后,會依照觀眾的變化和社會的趨勢,讓新的創意不斷推動類型電影的變化。世界上有專門發行藝術電影的機構,他們銷售所謂的藝術電影,他們的創意也必須在市場規模和回饋下不斷地修正反省。

今天,在華語電影市場井噴的時候,生產和消費都是集體式的,作品創意者的定位來自第二個三角形,由監制、導演、編劇所構筑成的創意搖籃。舉個例子,臺灣的監制柴智屏,早在好幾年前就簽約“九把刀”,并且輔助他貫徹自己的創作理念變成編劇,再找兩個執行導演幫助他搖身變成一位導演。《那些年,我們一起追的女孩》就這樣誕生了。這是監制加導演加編劇的創意。

創新不止如此,它可以是語言和科技上的發展,在科技和語言中展現人性和心理學中深層的復雜性問題。導演對于語言的掌握同樣是創意的初始。

要鼓勵年輕人多看書、多看文學作品、理論書籍,接觸社會各層面甚至看很多微博微信的“垃圾題材”,這樣才能訓練出敏捷的知覺和定位能力,也不會白費創意,做別人以前做過的事。很多時候必須要拍短片、微電影,磨煉你對語言的掌握能力。

創意是不可捉摸的,但又是非常核心的要素,要累積非常多的東西才能有井噴的可能。薛曉路導演講的東西言簡意賅,對我來說就是一種觸動。觸動也是非常模糊和抽象的。經過這樣的觸動,創意才能制造競爭力和經濟價值。

 

創意并不意味著質量

皮埃爾-比斯姆斯?著名編劇

代表作品《美麗心靈的永恒陽光》

我的演講是從編劇的角度來講的。有時候,大家說“一個幽默、一個戰略,就可能得出一個創意”。我個人并不相信這樣的創意菜單,我相信的是一種結構和方法論,但是并不確保這樣的知識或者技術一定會帶來成功。甚至,有時感覺這樣的創新過程,首先要破壞一個預先建立起來的價值體系。

創意并不意味著質量,質量并不必然代表成功,并且成功大多是按照已設定的目標來定義的。從劇作家角度來看,我們要和一些志同道合的人共同努力,這樣可以進行比較好的溝通交流。相互合作的人,也可以相互鼓舞。如此既能保證作品質量,也可以有個比較有意思的創意過程。

創意并不意味著從零去想,通常情況下是一種心境,你可以看到面前東西的“質量”或者是“意義”,我喜歡這兩個元素結合的效果——這就是一種創意。

 

電影本身就是創意

葆拉-瓦格納?制片人

代表作品《碟中諜》

現在大家都很關心商業電影,關心分銷平臺。但電影的真正核心是創意,電影本身就是創意。我把我生命的大部分都放在電影產業上。我曾經做過代理人,也曾經當過電影廠、制片廠的監制主任等等。我時常從整個電影市場出發,從不同的角度去考慮問題,得出的結論還是——電影的核心就是創意。作為制作人,無論是哪種形式、哪種內容、哪種技術的電影制作,都要基于創意的角度。

我們雖然是跨文化、跨區域的不同人群,但實際上,我們在電影里訴說的是同樣的語言——電影視覺。這種語言可以帶我們進入不同的國家,但是最終會回到原點——一個好想法、好創意、好人物。我在不同的十個國家做電影,中國也是其中之一。我們的團隊成員來自五六個國家,大家一起工作有著完全不同的體驗,時常碰撞出創意火花。

關于電影創意,我想舉個例子,比如說《碟中諜》,它最早是電視系列,怎樣一個電視系列變得更加獨特,創意很關鍵。此時,創意就是一種原創。我希望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贏得觀眾,有時非常現代、有時非常科幻,并且是國際化的。

相關tag:
?
快乐扑克开奖结果